中国新闻社
首 页 新闻大观 国 际 财 经 体 育 文 娱 台 湾 华 人 科 教 图 片 出 版 供稿服务 广告服务
中新网分类新闻查询>>

本页位置:首页>>新闻大观>>社会新闻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图文:惠州某厂3工人疑死于尘肺 40余人症状类似

2002年12月23日 14:08


医生初步怀疑陆英快有尘肺



不少工人感觉四肢无力,只能靠吃药解除痛苦



工厂已有3人离奇死亡,大家都害怕下个就是自己(信息时报图 巢晓 朱元斌摄


  新闻提要

  广东省惠州市盈利时(惠州)制造厂有限公司的磨光车间,在一年时间里,连续有三人死去,年龄均在35岁以下,是什么原因夺去了他们如此年轻的生命?至今不得而知。可怕的是,与死者们一同工作的40多位工友们,也相继出现胸闷、胸痛、头痛、四肢无力等症状,而这些症状又与死者生前所患症状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目前还有4人相继住院进行抢救治疗。近日,广东信息时报记者与新华社记者联合对此事进行了调查。

  一年内三人离奇死亡

  据了解,位于广东省惠州市麦地路28号富惠实业有限公司下属的盈利时(惠州)制造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盈利时公司),是一个专门生产金属手表带的厂家,132名磨光车间的工人所要做的就是将手表带打磨抛光。

  1.张祥在睡梦中离开人世

  2001年6月28日,该车间35岁的张祥,加班到晚上9点半,回到了厂宿舍,冲完凉之后,他告诉工友自己很累,头很痛,有些喘不过气来,浑身没力,然后,就上床睡了。第二天早上7点钟,当一位工友叫他起来上班时,发现他已浑身僵硬,死去多时。几天后,张祥的妻子及家人赶到厂里,虽然她们不相信自己的亲人会突然离去,但胆小怕事的她们生怕追究下去,会没有结果,反而连一点丧葬费也得不到,便在厂里领取了2万余元的丧葬费及补偿金之后,匆匆回了四川老家。

  2.苟朝伦死在回家过年之前

  2002年2月5日,农历的腊月二十四,本想多挣点钱带回家中过年的磨光车间工人苟朝伦,平时都要在晚上9点半才下班的他,在当晚的8点半时,就找到车间领导请假想早点回宿舍休息,因为他觉得胸闷、头痛得厉害,手连很轻的东西都拿不住了。几个工友见他病得不轻,便陪他一块去了附近的私人诊所,当时都以为他可能是感冒,便在诊所里开了一些感冒药吃了下去。到了晚上10点多钟,工友们发现,苟朝伦越来越不对劲,手软得无法举起,头也动弹不得,话更是说不出来。于是,大家马上将他送到了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进行抢救,但第二天凌晨3点半左右,因抢救无效死亡,死时年仅32岁。此事虽在大多数职工的心中留下了阴影,甚至有些人提出疑问,这个车间为何总是死人,是不是由该车间的有害物质导致的?但当时,已临近年关,大家均归心似箭,想着赶紧回家与自己的家人团聚,所以,冲淡了大家要追究死因的想法。而此后几天赶来奔丧的苟朝伦的家人,本想追个究竟,但在得到厂方告知:如调查没有问题则一分钱不给的答复后,再加上当时有关部门都已开始相继放假,在人生地不熟的外地,调查几乎无从下手,便也忍着悲痛,同样拿了厂里给的2万多元的丧葬费及补偿金,离开了该厂。

  3.马富满的尸体至今还在殡仪馆

  2002年7月11日,今年32岁,在磨光车间干了达13年之久的马富满,因病在家休息了一天的他,在当晚11点多钟时,同样出现了头痛、胸痛、呼吸困难及浑身无力的症状,有了前二次经历的工友们迅速将他送到了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的急诊科。经多方检验显示,马富满体内严重缺钾,并有双肺急性充血、水肿,医院马上对其实施了输液补钾等抢救措施。第二天,马富满的病情似乎有了好转,中午的时候,他还吃了三碗稀饭,但到了下午2时30分时,他却突然出现了呕吐、大小便失禁继而昏迷的症状,3时40分,马富满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医院开出的死亡通知单写着:低钾血症猝死。

  7月15日,在了解到车间已有2名员工与马富满同样突然猝死之后,马富满的妻子和哥哥提出对尸体进行解剖化验。8月23日,惠州市公安局出示了法医鉴定报告,马富满系因急性左心功能衰竭而亡。

  记者在由惠州市公安局出具的《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书》中看到这样的分析意见:“气管腔内大量血性小泡沫;双侧肺脏淤血肿胀,切开有大量泡沫样血液流出;心包腔内无积血积液;心脏表面有散在性出血点……胃已排空,内有少量灰黑色的液体。”一位专业医生看过尸检照片认为,死者的肺像“肺老死”。因为所下结论是“系因急性左心功能衰竭而死亡”,厂方认为与工厂无关,不负担任何赔偿费用,家属不服,至今死者已死亡半年,尸体仍在殡仪馆里没有火化。

  员工之死与工厂无关?

  工人诉称他们经常加班,工作车间灰尘满天

  马富满的死,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在盈利时公司的磨光车间引起了轩然大波。使车间的很多员工开始与厂方交涉,质疑磨光车间的生产环境与前后3名死者有关。更可怕的是,车间里的不少工人均不同程度的出现了与死者生前一样的头痛、胸闷、胸痛等症状。

  工人每天与金属粉尘接触

  据马富满的家人介绍,马富满身体一直很好,从来没有过心脏病史,那么究竟是何原因造成马富满的左心功能衰竭呢?不少同车间的人开始寻找着答案。据了解,在该厂的磨光车间里工作的工人们,每天都会跟大量的从手表带上磨下的金属粉尘及二氧化硅、石蜡、三氯乙烯等可能导致职业病的有害物质接触。厂方从未对工人做过任何关于预防职业病的培训,工人们更是对此全然不知。工人们说:“工人进厂只要发给一张‘工作卡’便可上岗了。”

  工人没有任何防护条件

  据工人陈正伟介绍,厂里不仅劳动强度大,每月累计加班近80多个小时,有时甚至连续两个通宵工作,而且工作环境十分恶劣。粉尘特别大,干一天活下来,头发都会被粉尘染的变了色,每天冲凉的第一桶水都是黑的。特别是从1999年元月到2002年7月间,由于该厂设在居民楼内,噪音及粉尘对周围的居民影响很大,使得该厂频频遭到投诉,再加上当时厂的经营情况不好。于是,厂里便擅自剪掉了车间内的6个排气扇中的4个,同时将工作台边8个排气槽功率抽风机功率做了下调,使工人们的工作环境更加恶劣。工人们说,从该厂投产到今年7月间,厂里从未向职工们发放过任何防尘用的劳防用品,至到马富满死后,厂里才给磨光车间的职工发放每人每星期两只口罩,在那样几乎没有任何防护的工作条件下,工人们短的四五年,长的则一干就是十几年……

  因此,工人们怀疑前3名员工的死,是与大量接触有害的金属粉尘及化学物质有关,并开始向市级有关部门进行投诉。

  体检多次是否尘肺仍难知

  数次检查结果相异

  在被频繁投诉之后,今年9月1日,盈利时公司主动安排磨光车间132名员工集体到惠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即市卫生局职防站)进行职业病检查鉴定。9月底,工人得到了该中心检查鉴定结果:磨光车间全体员工均无尘肺。根据此结果,厂方认为,三死者与该厂磨光车间的生产环境无关,要求全车间职工继续安心工作。

  但这个结果并没有令职工们信服,因为在结果还没有出来前,9月9日,又发生了一件让职工们心悸的事情:该车间33岁的陆英快出现了与前三位死者同样症状后瘫在工作车间,工友们将其立即送到了惠州市城区红十字会医院救治。X光片显示:陆英快两肺纹理明显增多、增粗,两肺上、下可见明显小片状密度增高影。两肺门明显增粗,心隔正常。医生初步怀疑有尘肺,并建议做进一步的检查和进行积极治疗。而职防站的检查结果却显示他身体一切正常。

  陆英快的亲属对记者说:“他病得这样重,连气都喘不过来,路都走不了,怎么能说是一切正常呢?”这样相互矛盾的结果,也使得车间的职工们纷纷自费到其他医院进行检查。工人们陆续分几批来到惠州市红十字会医院、惠州市慢性病防治站麦地门诊部等医院进行肺部检查。结果显示:参加检查的30多名员工,肺部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均怀疑有尘肺。一些工人还被医生告知,虽然他们只有30多岁,但他们肺却已相当于60岁了。拿着这些检查报告,工人再次找到了厂里,但厂方认为,这些医院不具备职业病鉴定资格,所出结果不能作为已得职业病的依据。

  于是,10月9日,陆英快、陈杰等9人又自费到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进行检查,该院主管尘肺诊断的张东辉主任对陆英快、陈杰、张立财、何进西等4人作出了“无尘肺(0+)”的诊断(据有关专家介绍,“0+”就是指有轻度尘肺),同时要求陆英快等立刻回院进行治疗。而奇怪的是,在此后的10月18日,厂方在工人的再次强烈要求下,又组织了包括这4人在内的13人到广东省职业病防治医院进行检查,结果是虽然有3人是“无尘肺(0+)”,但却不是他们4人,工人们向记者出示了相关的诊断结果。

  院方拒绝提供结果

  据车间员工卢加明向记者介绍,他们从惠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该车间卫生环境进行监测结果中得知,该磨光车间三氯乙烯采样点的浓度均超过国家车间空气卫生标准,噪声测定点的噪声强度(A)也超过了国家标准。因此,他们很想知道体内是否具有有害金属等潜在中毒危险,而在厂里组织的体检中,有胸片、验血、小便、五官、肺功能五项检查,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只向工人提供了胸片结果,而其他体检项目结果院方却以“厂方体检费未付清”或“病历未写好”为由拒绝提供。

  陆英快等人不解地说:“为什么自己去检查就有病,厂里组织检查就没病了呢?我们并没有什么更多奢望,只是想知道自己的病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抓紧治疗,让死者的悲剧不要再在我们身上重演,毕竟大家都才30多岁,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可为什么拿到这个鉴定就这么难!”

  再有工人病危欲请律师讨说法

  月初再次有人病危

  2002年12月4日,在磨光车间工作达13年之久,并多次代表员工为他们的职业病鉴定奔走呼吁的陈杰突然病倒,他的症状同样是头痛、胸痛、呼吸困难及四肢无力。虽经惠州市人民医院全力抢救,他还是不断地呕吐,并开始两臂麻木僵硬,到最后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第二天,在家人和工友的帮助下,又将他迅速转到了广州南方医院,经CT扫描显示,陈杰的双侧胸腔有少量积液,右侧胸膜增厚粘连,左心室增大,医生对陈杰的初步疑诊断是“重金属中毒”,要求其家人在病危通知单上签字后,进行排毒等紧急抢救措施。

  12月16日,记者见到了住在南方医院,已有些好转但仍未脱离危险期的陈杰,他告诉记者,从他病倒后,车间里已有40多名员工拒绝上班。

  一位来医院看望陈杰的该车间员工对记者说:厂里虽然对外宣称,三位职工之死与该厂环境无关。但自马富满死后,全厂于8月28日进行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大扫除,从下午两点一直干到第二天凌晨两点,9月1日粉刷了车间,此间还给工人们发了口罩。8个排气槽和6个排气扇全部恢复运作。

  厂方欲提前解约

  最近,该厂又同意与在省职业病防治院体检中有“0+”记录的工人,签定提前解除劳动合同的协议,并承诺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但协议中明确写道“乙方(工人)今后不得因任何原因向甲方(厂方)提出任何请求,甲方无须另行支付其他费用。”他们认为,厂方此做法违反了国家职业病防治法的有关规定,很多员工拒绝在协议上签字。

  据了解,目前,拒绝上班的40多名员工已着手聘请律师,欲通过法律渠道为他们所受到的伤害讨个说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亲人声音:“弟弟死了,毁了一家”

  马富满的哥哥马富强,话未开口泪先流。他对记者说,弟弟从小就长得人高马大,是村里出了名的孝子。为了让妻儿和老母生活得好些,他1989年元月就来到这间厂的磨光车间打工了。由于手脚麻利,他每月的工作量总超出别人很多。现在家里生活好些了,房子也盖起来了,可是他却没了。他没了之后,弟媳精神也有了些问题,什么事也不做,整天念叨着丈夫生前的事,几乎不再与别人交流,弟弟还有一个孩子要读书。真是把一家都毁了。早知道是这样,我们一家宁愿穷点,也不让他在这里干呀。

  我们只要厂里出2万块,交上殡仪馆的冷冻费和火化费就算了,但厂里以法医鉴定结果与厂环境无关为由,拒绝支付任何费用。就连弟弟死前最后一个月的工资也不给。

  12月3日,我再次来到厂里交涉,没想到厂里根本不再理睬。临来时,老母亲叮嘱,无论如何都要将富满的骨灰带回家,可是,几万元的尸体冷藏费,我们哪能出得起。如这次再拿不回弟弟的骨灰,有心脏病的老母又不知会出现什么情况。

  -相关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节选(自2002年5月1日起施行)

  第二十条用人单位必须采用有效的职业病防护设施,并为劳动者提供个人使用的职业病防护用品。用人单位为劳动者个人提供的职业病防护用品必须符合防治职业病的要求;不符合要求的,不得使用。第三十条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含聘用合同,下同)时,应当将工作过程中可能产生的职业病危害及其后果、职业病防护措施和待遇等如实告知劳动者,并在劳动合同中写明,不得隐瞒或者欺骗。劳动者在已订立劳动合同期间因工作岗位或者工作内容变更,从事与所订立劳动合同中未告知的存在职业病危害的作业时,用人单位应当依照前款规定,向劳动者履行如实告知的义务,并协商变更原劳动合同相关条款。用人单位违反前两款规定的,劳动者有权拒绝从事存在职业病危害的作业,用人单位不得因此解除或者终止与劳动者所订立的劳动合同。

  第五十一条职业病病人的诊疗、康复费用,伤残以及丧失劳动能力的职业病病人的社会保障,按照国家有关工伤社会保险的规定执行。

  (来源:《信息时报》2002年12月23日,记者:成实)


 
编辑:余瑞冬
首 页 新闻大观 国 际 财 经 体 育 文 娱 台 湾 华 人 科 教 图 片 出 版 供稿服务 广告服务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
<strong id='tjkfni'><blink></blink></strong><bdo id='gLbTabGF'><q></q></bdo>
    <b id='dpgZWeO'><em></em></b>
      <span id='SOxVawhe'><blink></blink></span><sub id='kPMUR'><optgroup></optgroup></sub><del id='Kk'><caption></caption></del>
        <l></l><del id='PMbgx'><thead></thead></del>
        <pre id='TTej'><option></option></pre><marquee id='fCBu'><q></q></marquee><blink id='DyxNxE'><cite></cite></blink>